浮生一片草

/ 0评 / 2

“每个人都会经历最长的一夜。这一夜恍如坐标,从此大部分的心情都是从这里出发。”

如果说时代会以每十年为一个节点,每一个站在当前的少年都曾以为自己正遭逢着一切最新最好的变迁,所有面目模糊的激越仿佛都蕴藏着关于未来的兑现……直到下一个十年再下一个十年的出现,伴随无数姿态新鲜又雷同的少年,才得知时间的骗局。年岁的轴线如此匀速无情,更像一场重复的闹剧。说这些,不是急于否定任何。彼时的痛是真痛,奈何蠢也是真蠢。那以前没说完的,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说了。前尘滚滚,后事纷呈。属于某一拨人的时代已经结束,并将以另种形式继续流转下去。甚荒唐,但不负登台一唱。

渡海亦越山,无边之道心尽之。盛极而衰是常有的,风刀霜剑也经年可见。枯藤枝桠,声色犬马,复制秦淮浪花如同泛黄的画。

你所能做的,是转身之后,反手关上一扇又一扇落锁的门。

经过那么多醒着的夜,是以白日总是惘然。而无论你最想停留在哪一天,天总是会亮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